本文引用自tcsf - 夢想‧家

夢想家勸募活動圖示.png

勸募許可文號.png
 
 

家是每個人生命歷程.png

 
夢想的故事.png
  

成就夢想的力量 - 阿全

 

  阿全在很小的時候因為家暴被社會局安置,不過當時因為常常自行離開安置機構或是寄養家庭,曾經在三年多的時間內換了將七、八個安置處所,最後來 到約納家園生活了五年多的時間。有別於以往變動的生活,在家園生活的穩定讓阿全重新建立了許多新的關係,他有一群很麻吉的同學、有可以信任的社工或是生輔 阿姨以及學校老師。雖然因為某些因素在高二時休學,但阿全並不因此放棄繼續念書的計畫,他與社工討論他的想法,也在休學期間努力打工賺取學費和生活費(因 阿全晚讀兩年,超過18歲的他,有些經濟補助無法獲得)。

  阿全曾經一次兼了兩分差事,一早四點多到早餐店工作,做到九點多後回家梳洗一下再繼續接著下一份工作。剛滿20歲的阿全一直努力穩定的打工,他 想要在當兵前完成高中的學業。有時候他會突然說:「都這麼老了還在念高中。」因為家庭的因素,阿全經歷了許多大人不一定能承受的辛苦,他不斷的克服生活中 的困境,包括面對自己與同學的不同,直到現在他仍不放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  

 
 

夢想讓我展翅 - 阿凱

 

  阿凱在國小的時候父母過世,因無任何親友可提供協助照顧,由社會局安置於寄養家庭,國中畢業後因寄養家庭安置期限到期,所以轉安置到約納家園, 在約納生活了將近三年的時間,高職畢業後離開家園在外自立生活。一開始阿凱與朋友共同租屋,一邊找工作一邊使用既有的儲蓄過生活,或許是因為找工作的不遂 順,有時為了逃避現實的壓力,阿凱會選擇躲在網咖的世界裡。

  儘管找到了工作,阿凱做的工作大部分是餐廳的服務生,有時候也會去派報公司打工,期間雖然也透過社工的協助去就業服務站登記,不過礙於學歷背景 以及未服過兵役,幾乎無法符合各職缺的要求,常常得擔心下一個工作在哪?下一餐的飯錢在哪?離開家園半年後,阿凱打電話回來,在家園的協助下先暫落腳在家 園。現在,阿凱正在當兵,他有一個夢想就是在當完兵後仍有機會繼續念書,因為儘管大家說學歷不重要,重要的是態度,但現實的社會裡其實兩個都很重要。沒有 任何親人奧援的阿凱,需要有夢想,讓他展翅飛翔。

 
 

我的餐廳我的夢 - 阿龍

 

  阿龍的母親在他小時候就不知去向,與弟弟跟著行動不方便的父親在當地的廟宇借住,後來父親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被社會局緊急安置在安養中心,阿龍與 弟弟也同時被安置在不同的機構。阿龍剛到家園時,就向社工表明要趕快去工作、想要賺錢可以養家,在社工協助及自己的努力下,阿龍考上丙級餐飲的執照,也開 始去工作,一段時間後才發現國中畢業的他還是需要繼續唸書。但繼續念書的阿龍,課業的學習遇到困難,最後還是放棄了,不過阿龍也更知道自已要在職場上比別 人更加倍的努力。

  阿龍離開家園將近兩年多的時間,剛開始他選擇離家園較近的地點租屋,有時候阿龍會告訴家園的社工:「下班回來後,ㄧ個人待在房間裡,那種孤單或 是不知道自己工作那麼累的目的是甚麼的感覺很可怕。」所以他常會回家園與熟悉的叔叔或阿姨聊天,或是在休假時回來幫廚房的阿姨切切菜、煮大家的伙食。直到 一、兩個月前,阿龍在工作上遇到困難,暫時回到家園住,現在他仍天天搭著公車去上班,預計存好足夠的生活費再自行生活。阿龍曾經告訴家園的阿姨:「我的創 業方向會以餐飲店為主,希望有一間『個人風格式的主題餐廳』,但是需要一筆資金和經驗,所以需要更多的努力,也許努力不代表一定會成功,但不去實踐一定沒 機會!」

 
 
 
家的故事.png
  

小小孩的家

 

  我跟寄養爸爸、媽媽一起生活了兩年,現在要和他們分開,我覺得很難過也很害怕。難過的是我要跟我最喜歡的寄養爸爸、媽媽分開,以後都看不到他們,所以覺得難過,而且我要自己去一個我不熟悉的地方,在那裡,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,所以覺得很害怕。

  第一次到約納家園時我覺得很陌生,但是這裡有漂亮的房子、寬大的中庭和好吃的東西。在這裡大家都對我很好,阿姨會帶我去好多好玩的地方,他們會教我功課,也會教我唱歌跳舞,晚上還會講故事給我聽…。

  當我生病的時候阿姨會照顧我,難過、生氣的時候阿姨也會陪我,並且在我生氣完以後告訴我剛剛發生的事。在這裡我認識了好多朋友,而且我也能跟我的弟弟一起玩。所以,漸漸地我就不會那麼害怕,也越來越喜歡這裡了。

  我在約納家園已經住了一年,雖然有時候我會跟小朋友吵架、跟阿姨生氣,但是在這裡還是很快樂,我真的很喜歡約納家園!

 
 

為孩子找回「家」的意義

 

  小星剛來家園時不太願意寫功課,情緒問題嚴重,也時常想逃跑,還有一次發脾氣想要拿竹竿打工作人員,最後更鬧上警察局,不過他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到了警局還是照樣發飆…

  看到小星生氣的樣子其實令人心疼,幾次慘痛經驗之後,大家終於磨合出和他相處的方式,並尋求一些資源協助他,漸漸地他越來越進步,知道情緒和行 為可以分開。現在小星雖然還是會有情緒高漲的時候,但也學會了接受別人的協助,讓自己情緒可以緩和下來,並且不再以危險的行為去傷害別人或自己,不過這是 在他入住一年後才有的小小成果。

  每個孩子來家園前都帶著原始的創傷,小星的爸爸因為入獄服刑,他也被迫離開原來的家,現在也還不確定什麼時候可以返家。有一次我們問他家在哪 裡,他回答:「約納家園」,讓人聽得又欣慰又心痛,高興的是孩子認同家園對他的照顧,心痛的是孩子對原生家庭的選擇性遺忘,也或許在孩子心中那已經不是一 個家了。

  在約納,有許多像小星一樣際遇的孩子,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過著巔沛流離、不斷轉換住所的生活,甚至曾經有孩子在來這裡之前轉換過八個地方, 傳統「家」的概念對他們來說幾乎是沒有意義的。也因此,約納家園希望努力為孩子們找回「家」的意義,撫平他們心中的傷痕,打造一個屬於孩子們的夢想家。

 
 

小草要離家

 

  小草,8歲時因遭受父母親的嚴重身體虐待,在街頭遊蕩被警察發現,透過社會局安置在育幼院裡,後來因為行為及心理創傷,產生許多生活適應問題,轉換了多所安置機構,最後來到了『約納家園』。

  春、夏、秋、冬,年復一年過去,小草18歲時離開了家園,開始要變成一個大人—想辦法自己一個人過生活…。在台灣,每年有好多的『小草』要面臨離開安置機構,開始自立生活,小草們離開機構後的生活是怎樣的圖像呢?

「每天晚上回到家,沒有家人,房子空空蕩蕩的,感覺很孤單,一個人常會自言自語的…。」

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為自己買一棟房子,這樣我就可以不用一直搬來搬去。

「一直到現在,我還是會很想讀書,可是會不會真的去讀又是另一回事,因為學費還是一個問題。」

「最困難或最辛苦的事大概就是『適應』吧!要適應工作、適應住的地方、適應一個人的生活…,因為我不喜歡不穩定的感覺,每一次變動對我來說都要花很多力氣重新適應。」

「獨立生活的壓力真的很大、很不舒服。我想開心的時候,就會想到我必須要存錢,因為我要繳房租、繳學費、繳水電費、要吃飯錢、要公車錢…,好像有繳不完的錢,我其實沒有額外的玩樂!」

「我知道我已經快要20歲了,要學會獨立一點、要懂得靠自己、要努力存錢,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…。」

  這是小草們在社會上闖盪的心聲。是的,他們的生命迫使他們提早讓自己學會如何生存,但孤軍奮戰的過程是辛苦的,小草說:「在這一年離開的時間,雖然過得很累、很辛苦,但我從現實生活中體會、學習和瞭解很多事情,還好我不是一個人,至少在我需要援手時,還有你們。」

 
 

另一個家

 

  「家」是什麼?是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建築物?還是包含愛與照顧?

  重度智能障礙,頭髮被自己拔光的她…
  身染梅毒,被許多安置單位拒絕的她…
  手腕上自殺傷痕還滲著血,無路可去的她…
  16歲還是學生的她,家長擔心鄰居的指指點點只好請她待在家裡,朋友親戚來訪時,只能待在自己小小的房間裡…

  這是入住前的她們。

  儘管她們的故事不同,卻都因為未婚懷孕而住進約納家園,並同樣成為媽媽。在文化相對傳統、保守的台灣社會,因為沒有婚姻關係下而被貼上道德標籤,面對沈重的輿論壓力,使得原本已須面對男方離去、失去感情關係的她們,單獨面對懷孕後一連串的生活改變與挑戰。

  不友善的職場環境使得她們被迫離職;保守的風氣與同學眼光,使得她們必須中斷學業;為了保護子女而希望隱藏未婚懷孕秘密的家長,使得挺著大肚子的她們在家中受到生活空間與行動的限制;不同安置單位的收容限制使她們處處碰壁…

  在這裡,她們重新組成一個大家庭,除了不必再擔心餐風露宿與旁人的異樣眼光,她們還多了像媽媽、阿姨一樣的工作人員陪伴,也因為大家相同的問 題,克服了不同背景造成的阻礙。她們一起分擔家務維持環境整潔、一起外出活動享受休閒生活、一起討論她們自己與寶寶的未來,在這裡度過待產與坐月子的日 子。

  離開前的她們說:「感受到這裡的家庭溫暖,這裡是我的另一個家!」

 
 
 
T12.png     請至【築夢愛心點滴專頁】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莓莓KIKI 的頭像
阿莓莓KIKI

莓喵英文Fun

阿莓莓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